首页- 都市激情- 官道仕途
官道仕途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_国产人妻熟女偷在线视频_亚洲国产中文在线视频免费_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在线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
  宿舍里没人,他们激情的亲吻拥抱,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着。

  在激情的冲动下,他开始脱她的衣服,他的手在颤抖,那衣服对他来说是那幺的难脱,终于在颤抖中他脱下了她的上衣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她羞涩的闭上了眼,没有言语,双手抱在胸前,双腿盘跪着。

  狄力感觉到喉咙发乾,心紧张的砰砰的直跳,一种强烈的冲动刺激着他。他去解她的乳罩,却怎幺也解不开,他用力去扯,她的后背被扯疼了,就见她皱了皱眉,轻声说道:“疼,轻点。”

  他急切的说:“解开它,解开它,怎幺是死的。”她低着头噗噗的笑了。她的手非常轻巧的伸到自己的背后,那件乳罩就无声的滑落在盘着的腿上。

  他第一次看到姑娘的乳房。他注视着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小小的,但很白,白得耀眼,一对同样小小的乳头,在他的抚摸下慢慢的翘了起来,就像小动物的眼睛在紧张的望着他。

  他心里有一股火在热情的燃烧着,体内的慾望澎湃着。他摸着她那结实的乳房,捏着那象枣核一样红红的乳头,一种幸福感从心底飘了起来。

  他慢慢的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,吸裹着。她低着头,把脸埋进了他的头髮里,两手紧紧搂住了他光滑的背。那种由于身体在一起而产生的快感,让他们体会到在天堂的幸福。

  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,鸡巴在变大,变粗,在裤头的压迫下有些疼痛。他站起来,把裤头脱了。失去了裤头束缚的鸡巴立时蹦了出来,鸡巴上充血的青筋弯弯曲曲,仔细看去有些轻微的跳动,龟头因充血变的紫红,还渗出了几滴清水。

  他握住她的手,把她的手放到他的鸡巴上,她像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,迟疑了一会,才用手握住了他的鸡巴。他禁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。她的手在他的鸡巴上轻轻的滑动,她的手沁出了汗水,在滑动中响起了轻微的滋滋声。

  他抱起她,双手扶摸着她的大腿,她的皮肤是那幺的光滑。他的手不自觉的来到她的内裤上,两手往下一拽。她的内裤就轻轻的落在脚踝上。她紧紧的并着双腿,一动也不敢动。他看见一小撮黑黑的阴毛覆在她洁白的小腹上。

  他兴奋的脑袋有些发昏,昏沈沈的令他简直抬不起头来。在性爱方面,他完全缺乏经验。

  他的鸡巴顶在她的小腹上,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“我要进去,进到那个令我无比嚮往的地方。”

  他把她推倒在床上,急急的分开她的双腿,把鸡巴伸到了她的腿间。他不知道怎幺进去,只是在外面胡乱的撞着,撞得他的鸡巴有些生疼。

  他求援的望着她,她看了他一眼,羞涩的闭上眼,伸手握住他的鸡巴,往自己的阴道送去。

  好紧,只进去了一个龟头,就被什幺东西挡住了。“我要进去!”他心里嚷道,他鼓起力气,似乎要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到鸡巴上了。滋的一声,他的鸡巴终于突破阻挡,深入到了她的身体内部。一种滚烫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,“好舒服啊!”

  “啊!”她似乎被弄疼了,轻声叫了声,同时一行眼泪流了出来,“我给你了,我把最宝贵的给你了,你知道吗?”

  他没有看到她流泪,他还沈浸在那温暖舒适的感觉里。

  他开始抽动自己的鸡巴,慢慢的一点点的抽动,似乎是在做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,生怕出什幺错。

  渐渐的他的抽动在加快,他的身体好像飞了起来,又好像不再是属于他的,他的好像只剩下一根鸡巴,只有那根鸡巴在动。

  他感到她的阴道也越来越滑,在抽动中没有什幺阻碍。他越来越兴奋,鸡巴也越来越硬。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,鸡巴不受控制的剧烈的抖动着,在抖动中,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她的阴道内。

  一时间,他感觉时间停止了,他的身体变得僵硬,呆楞楞的趴在她的身上,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  她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脸,他的脸上全是汗水。她温柔的对他说:“我都给你了,我都给你了。”

  “是的,你都给我了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,我不会让你吃苦,不会让你受委屈,你就是我的一切。”他回答道。

  “我知道,你会的,你是个好人。”

  “你哭了,为什幺?”

  “我高兴,真的,我高兴。”她流着泪说,“不要说话了,搂紧我,使劲的搂着我。”

  他们没再说话,他满足的搂着她,幸福的睡了过去。

  他在回想中清醒过来,“我多幺傻,当时我就怎幺没有想到呢。她不是高兴的哭。她是因为要离开我而流下的眼泪呀!”他流下了伤心和悔恨的泪水。

  一切都结束了,他的初恋,他的处男时代,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。就像一个大肥皂泡,在阳光的照耀下,五彩斑斓,但剎那被一阵风吹散了。

  (2)堕落

  狄力在很长时间里都郁郁寡欢,她的走给他的打击太大了。

  就因为他是个台湾人,能给她一笔钱,给她妈妈看病。她的妈妈患了严重的肾病,那台湾人给她妈妈找了肾源,还支付了换肾的费用。

  狄力生气,伤心之余又感到很窝囊。是呀,他一个小小的公务员,上班都四年多了,还是个科员。每月工资不到1000,他拿什幺给她妈妈看病。

  “好了,哥们,打起精神来吧,看这个世界上的美女还是很多的呀,你可不要为了一棵树,而失去整个森林哟!”同科室的李响开导他,“晚上,我请你去卡拉ok,怎幺样?”

  “李哥,谢谢了,你出差刚回来,还是回家陪嫂子吧,要不然嫂子还不把我吃了!”

  “嘿嘿!她敢,结婚一年多来,她决对不敢跟我说个不字。”李响大声的说道。

  “是吗?要不要我跟你家那位说说你今天说的话!”说话的是张姐,他们科室唯一的女士。

  “哎哟喂,张姐哟,我这不是劝狄力了吗,您别扯我后腿呀,要是小狄找不着对象,我就让他上你家去,让他给你做……”李响笑着说。

  “要死呀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,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张姐离开自己的桌子,向李响走去。

  “科长,开完会了。”狄力对着刚走进来的人说道。

  “是呀,小狄呀,你今天加个班,整理一下上个月的报表,我明天要和局长去一下省城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狄力回答道。

  看到科长进来,李响冲着张姐扮了个鬼脸,张姐也没再朝他走去。

  下班了,人都光了,狄力在电脑旁忙着,似乎工作能驱走烦恼。

  终于忙完了,狄力伸了个懒腰,关了电脑,站起身来,关了灯準备去吃饭。

  他刚走到二楼,就看见办公室的赵雅丽闪身进了局长的办公室。他想起了,局里传言都说赵雅丽和局长有一腿。看来是真的了。他摇了摇头,骂道:“男盗女娼。”

  他吃过饭,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,他又想起了她,想着想着,不知怎的,忽然想到了刚局长和赵雅丽的事,“我操他妈,赵雅丽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,没想到是这幺个货色。还是当官好呀,工资拿着,外快捞着,家里有女人搂着,外面有女人抱着。真他妈的享受啊!”

  想到这,他似乎下了决心:“我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,我要当官,当大官,我要有钱有女人。我决不在再让女人抛弃我,只有我玩她们。”

  想到这,他站起身来,走出了宿舍。他要去找个人,那人是他的老乡,市委副书记吴立业。这个吴立业和他爸爸是从小一块玩到大的朋友,狄力一个县城的工人的儿子,能留在市里,和吴立业有着很大的关係。要不是他的帮忙,狄力也分不到市财政局上班。

  “是该找找吴叔叔了,我以前怎幺没有想到呢?”狄力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说。

  来到西康路4号,望着这座豪华气派的二层小楼,狄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是你呀,小狄,怎幺有空来看阿姨了,看你这孩子,来就来吧,还拿什幺东西呀,我能缺什幺呀!”开门的是吴立业的老婆孙佳惠。

  “哦,好长时间没来看你和吴叔叔了,怪想你们的,这点水果是我的一点心意。我总不能空着手来看孙阿姨你吧!”

  “瞧你这孩子,嘴巴真甜,快坐下,我给你倒水去。”

  “孙阿姨,小芹干什幺去了,怎幺没见她,还要您给我倒水,我来,还是我来吧。”狄力赶忙站起来说道。

  小芹是他们家的保姆,18岁,虽说是农村姑娘,可是长得特水灵,嘴还特甜,每次他来,都狄哥狄哥的叫。

  “哦,她老家有事,回老家了。那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,要喝你自己倒。”

  “行,我也不是外人,喝什幺我自己来。我吴叔叔呢?怎幺也没见他,是不是还没回来,都这幺晚了,还工作呀,可真辛苦!”狄力坐在沙发上说道。

  “唉~~别提你那吴叔叔了,这个家就跟旅馆似的,一个月在家也待不了几天。这不,又出去开会了。”孙佳惠也坐到沙发上说。

  “小狄呀,你那个女朋友谈了两年多了吧,也该结婚了,到时候可要告诉我和你吴叔叔,我们给你贺喜去。”

  狄力脸色一暗,“吹了。”

  “吹了,上个月,你不是还带她来过吗?怎幺吹了,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对感情就是不当回事。要我怎幺说你好呢,那姑娘多好呀,我看和你挺般配的。怎幺说吹就吹了?”

  狄力伤心的把经过对孙佳惠说了,“不是我想和她吹,是我没钱呀!”

  “好了,别伤心了,一个大小伙子,哭什幺,真没出息。阿姨给你再找个好的。”孙佳惠安慰他说。

  “去洗个脸,再精精神神的出来和阿姨聊天。”

  狄力答应了一声,站起身向浴室走去。

  一进浴室,他一眼就看见了,扔在地上的孙阿姨的乳罩和内裤,他立时呆住了,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进去还是退出。

  “怎幺了?”孙佳惠走过来问他。一看到地上的乳罩和内裤,她的脸一下红了,急忙走进去收拾了。

  狄力尴尬的斜站在门口,看着她收拾。他这才注意到,孙阿姨穿的是睡衣,透着睡衣他看到她没有带乳罩,当她弯下身子的时候,他清楚的看到了孙阿姨的乳房。他的身体立刻起了变化,鸡巴挺了起来。

  “不好意思呀,小狄。”孙佳惠收拾完对他说,说完侧着身从他身边走过。

  当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他感觉到她的屁股擦过他的鸡巴,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孙佳惠也感觉到了,那种感觉让她起了一种奇妙的想法。

  狄力站在浴室里,心怦怦的直跳,他定了定神,打开了水管捧起水往脸上撩去。他匆匆的洗了脸,又匆匆的擦了擦走了出来。

  他走到沙发上坐下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幺好。

  孙佳惠走到他身边,扶去他洒落在肩头的水滴,“看你,真是个孩子,做事总是毛手毛脚的。”

  她说完顺势坐到了他身边。一股撩人的香气飘到了狄力的鼻中,那是她沐浴后的香气。这种香气刺激着他,刚刚软下的鸡巴立刻硬了起来,把他的裤子顶起了个包。

  孙佳惠看到了他的变化,心里觉得痒痒的,老吴出去快一个月了,就是他在家也和她做的很少,她太需要男人的抚慰了。想到这,她的眼里弥上了雾一样的水气。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她正处在这个年龄,正是对性如饥似渴的时候。她的底下流出了水。

  “小坏蛋,想什幺坏事了。”她悄声的凑到他耳边说。

  “没……没什幺。”他慌乱的说。

  “来,跟我去个地方。”她站起来拽起了他。

  她领着他走到了二楼的卧室。狄力傻呆呆的任她领着,大脑失去了支配。

  一步步的她把他引导了床边,她坐到了床上,他彷彿一下子失去了力量,跌到了她身上。

  她立刻紧紧的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耳语道:“小坏蛋,小宝贝,我要你。”

  而他紧张得什幺也说不出,也没有什幺动作。

  “傻瓜,起来,你压疼我了。”孙阿姨对他说。

  腾的一下,就像安了弹簧,他立刻站了起来。

  孙佳惠很快的把自己的睡衣脱了,只剩下一条内裤,一条性感的镶着花边的内裤。

  脱了衣服的孙佳惠一下子疯狂起来,她把他的衣服急快的脱了去,拚命的亲吻他,咬着他的舌头,一只手抓着他的后背,狄力感到后背有点火辣辣的。她的另一只手攥住了他的鸡巴,使劲的上下套弄起来。

  他傻了,也晕了,只知道回吻着她的舌头。她抓起了他的手,放到了她的乳房上。

  “小宝贝,你摸摸她呀!”她对他说。

  他抚摸着她的乳房,真大,虽然已经快四十了,但是一点也没有下垂,还是那幺饱满,他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。她的乳头在他激情的抚摸下,骄傲的挺立起来,就像两颗晶莹的紫葡萄。

  她把他的头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,“亲亲它,快亲亲它。”两只硕大的乳房覆盖住了他的脸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轻轻的将她的乳头含到了嘴里,小心的吸着。

  “小坏蛋,小乖乖,来吃我的奶吧。”她梦呓般的呻吟着。

  她用舌头舔他的脸颊、嘴唇和脖颈、胸脯,然后往下吻他的大腿,最后,她开始舔他的鸡巴。她用嘴套弄他的鸡巴,一只手协助嘴抚弄他的龟头,她的技术很好。

  他兴奋极了!阵阵快感让他有些晕眩,他转过身把她平放在床上。她分开了双腿,把他的头按在了她的逼上。他把头伏在她的阴部上,她阴部有股淡淡的腥臊味。随着他的唇和她的大阴唇接触的瞬间,她大大的“啊”了一声,他才发现她的阴部整个已经湿透了,他把她的两片大阴唇吮吸在口中……他轻舔阴唇、逗弄阴蒂,一会他的面部已经沾满了她的体液。

  “使劲,使劲的舔它,我要你吃它。”她两条腿用力的夹着他的头,大声的呻吟着,并不停的摆动着身体。

  最后,她实在忍不住了,翻身把他压在身下,扶住他的鸡巴,对準她的阴道口,用力插进了她的逼里。“噢!”她又大大的叫了一声,她大声的带着一种哭腔叫着,她很久没有这幺性交了。

  她站起身,爬在床上翘起了屁股,让他半跪在她的背后,他一手分开她的阴唇,一手握着粗大的鸡巴,对準她的阴道插了进去,他两手按在她的屁股上,慢慢的抽插起来。

  他抽插了一会,有了射精的感觉。他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,她的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前后摇摆,浪叫声也越来越急促。他射了,精液尽数都倾泻在她的子宫里!

  “来了,来了,真是……真是太舒服了……”她剧烈的扭动了几下,然后趴在了床上。

  好久,他们才从睡梦中醒来,床单被他们弄湿了一大片,她微笑着看着他,手轻轻抚摩着他的阴茎,“宝贝,累了吧。阿姨好爱你,你让阿姨太舒服了!”

  狄力似乎做了一场梦,看着身边的妇人,他感到羞愧,他恨自己怎幺像个畜生似的。他说:“阿姨,我……”

  “不怪你,是阿姨要你做的。和你没关係,”她安慰他说:“你不要有什幺顾虑,好宝贝,我的好孩子,你要什幺阿姨都给你。”

  听到这话,狄力心中一动,“这到是个好机会,有了她的帮忙,让她在吴叔叔跟前说点好话,我就能飞黄腾达了,我要牢牢的把她掌握在手里。”想到这,他搂过阿姨,说:“我知道,你要是要我的鸡巴,我就给你。”

  两个人又开始了新的征战。

  (3)陞官

  孙佳慧心里很高兴,久违的性爱又回到了她身边,狄力的鸡巴充实了她空虚的逼。

  那天晚上她跟疯了似的,一次又一次的向他索取着,直到他的鸡巴在她无论怎样的抚慰都无法勃起的情况下,她才放过他。

  想起狄力,想起那个疯狂的晚上,她心里有点愧疚,感到对不起她的老公。

  但是那种异样的性爱,给她带来的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,她不愿意放弃,也舍不得放弃。

  她想起了狄力那天晚上跟她说的话,他说,他上班四年了,还是个副主任科员,和他同时间上班的,有的已经是科长了,他现在再不能提上去,一辈子也许就是个小科长到头了。他想让她在吴叔叔面前给他说说,给他争取一下。

  正想着,就听见房门的响动,就见她的吴副市长回来了。

  “回来了,老吴,吃饭了吗?没吃,我给你做去。”她走过去,接过他的包问道。

  “吃了,你别忙了,我有点累,先躺会。”吴立业斜躺在沙发上说。

  “怎幺了,不舒服,病了?”

  “没有,就是这几天在外面跑得有些累。”

  “那你先歇着,你先喝茶,我给你放水,一会儿你洗个澡。”孙佳慧给他沏了杯黄山毛峰,转身朝浴室走去。

  “哎,我给你说个事。”孙佳慧躺在床上,跟他说。

  “什幺事?”吴立业问道。

  孙佳慧搂住了他的脖子娇声说道:“狄力前两天来了,跟我说起了他的事,他上班也快5年了,他想再提一提。你看能不能帮他一下。你和他爸爸那幺多年的交情了,怎幺着你也得帮帮他呀。他的女朋友最近和他吹了,他也怪可怜的,那幺大一个人,那天在咱家说着说着就哭了,我看着都伤心,你就帮帮他吧。”

  她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着,一丝丝的热气,撩拨着他的神经。吴立业扭头看着自己的爱妻,刚洗完澡的她,脸红红的,身上的香气顺着他的鼻子钻进他心里。

  他不禁把手伸进妻子的睡衣里,她睡衣里空空的,没戴乳罩,摸着她那光滑的肌肤,他的呼吸加重了,手抚摩的频率也越来越快。

  “嗯……不要停,老公我想要你。”孙佳慧在他的抚摩下,呻吟道。

  他把她的睡衣揭开,她洁白的躯体坦露在了他的眼前,他感叹道:“都40的人了身材还这幺好,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孩子的妈妈。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,小腹还是那幺平坦,乳房还是那幺坚挺,乳头也没有因为吸吮而变得发黑,还是少女的那种粉红色。”

  她的乳头在他的抚慰下翘了起来,他低下头把她含进了嘴里,一只手还在她的乳房上来回的滑动着。

  “好舒服,老公你好久没这幺亲我了。”

  “小别胜新婚,我出去快一个月了,我好想你呀。”

  “是吗,想我什幺,怎幺想我?”她朝着他撒娇道。

  “想你的她,”吴立业撚动着她的乳房说,“还有我最想的……”说着,他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,手指插进了她的逼里。

  “坏死了你。”她轻轻的击打着他。

  “宝贝,把内裤脱了。”吴立业对她说。

  “我要你给我脱。”说着,孙佳慧抬起了屁股。

  “好,老婆大人发话,敢不听命。”吴立业脱去妻子的内裤,看到内裤上已是水渍斑斑,笑道:“好骚浪呀,这幺多水。”

  “去你的,拿过来。”孙佳慧伸手把内裤抢了过来,然后塞进他嘴里,“叫你没好话,老娘的骚水让吃,嘻嘻……”

  “好甜,真好吃。”吴立业拿出内裤,舔着上面的水说。

  “好吃呀,那到下面去吃,下面有好多。”孙佳慧笑着按住了他的头说。

  他就用嘴巴吸她的逼,刚吸一下,就发现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她的屁股不由得抬了起来,好方便他吃。他反转身子,把鸡巴放到了她嘴边说:“老婆,你也给我吃吃吧。”

  “我不。”她扭动着身子拒绝道,但手却捧起鸡巴放到了嘴里,含住他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。

  他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内部,舌尖舔弄着她的阴道内壁,“哎哟,好痒呀,好舒服呀,老公你的舌头太好了。”她顾不上再舔弄他的鸡巴,放声浪叫起来。

  她的叫声刺激的他更卖力的舔着。

  “不要了啊,我受不了了,我要你的鸡巴来操我,快点呀!”

  他起身跪在她的两腿间,她自觉地抬起双腿,露出湿滑的阴户,他手握又粗又大的鸡巴,对準她的阴道,“滋”的一下插了进去,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她长长的出了口气,他的鸡巴立刻塞满了她的逼。

  她很激动,抬头又和他亲吻起来,他们一边抽插一边亲吻。

  抽插了一会,他让她反转过来,跪在床上翘起屁股,他半跪在她的背后,一手分开她的阴唇,一手握着粗大的鸡巴,对準她的逼插了进去,他两手按在她的屁股上,快速的抽插起来。

  “噢…噢…噢呀…啊……啊啊,老公,好哥哥……”孙佳慧急促的浪叫着。

  “肏…死我……啦……哦呀……”

  “小骚逼,我操的你舒服吗?”他边操边问道。

  “舒服,我的逼舒服死了,你的鸡巴太厉害了,要把我的逼操烂了,你是我的大鸡巴哥哥呀!”孙佳慧忘形的喊道。

  “那叫我爸爸,我不要你叫我哥哥,叫我大鸡巴爸爸,快!”

  “我不要……叫,你是我哥哥,我不要你做我爸爸。”她摇头说道。

  “不叫,那好,我就要……”他慢慢拔出鸡巴。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,好老公,我叫……我叫……好爸爸,大鸡巴爸爸……”她实在不能忍受失去鸡巴给她带来的空虚。

  “乖女儿,爸爸爱死你了。哦……啊……”吴立业也叫了起来。

  她哼叫着,同时屁股也扭动了起来,在她的扭动中,他有了射精的感觉。

  她的扭动越来越剧烈,身子高高弓起,花心含住龟头疯狂地乱咬着,一股股淫液浇到龟头上。他再也忍不住,大股浓精射进她体内。

  射完后的吴立业瘫软在床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时间失去了动力。

  良久,孙佳慧扶摸着丈夫的身体问他:“累吗,老公。”

  “不累,为了我的老婆,我在所不辞。”吴立业说道。

  “还记得,刚我给你说的事吗?狄力的事,你不要忘了,想着点。”

  “好的,我想着,有机会我给他办。好了,我困了,睡觉吧,宝贝。”吴立业疲惫的说道,转头睡去。

  几个月后。这天,局里忽然通知开会。大家不知道怎幺回事,一头雾水的走向了会议室。

  “同志们,静一静了,现在开会了。”李局长说道,“今天这个会呢,是这样,啊,大家都知道,张副局长上个星期调到甜水铺乡任乡长了。经我局党委上报,市委和组织部考察后,决定提升计画科科长朱永顺同志为副局长,计画科副主任科员狄力同志任科长,大家欢迎。”

  局长的话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,虽然大家都知道,张副局长调走了,局里肯定要提升一位副局,有好几个科长都暗地里开始活动,但没想到这幺快就有了结果,这幺突然。一时间,下面议论纷纷。

  狄力也没有想到,他一点心理準备也没有,当听到局长说到他时,他还似在梦里一般。

  “祝贺你呀,张姐给你贺喜了,你要请客呀。”坐到他身边的张姐在他耳边说道,他才醒了过来。

  “哦……什幺……哦,好,好,我请客。”狄力慌忙回答道。

  会议散了,计画科的人都向着朱科长和狄力道喜,直嚷嚷着让他们请客。

  “好好,我请,我请。”朱科长乐呵呵答应着。

  狄力也面带喜色的对祝贺的人说:“我也请,我也请。”

  朱科长和狄力都不知道,为什幺是他俩被提升了,狄力隐约感觉到是孙佳慧给他向吴叔叔提了,但是没有想到这幺快就能实现。

  狄力感觉没错,他们的提升,都是吴副市长的功劳。要论起来,其实朱科长还是沾了狄力的光,只有提升了他,才能给狄力腾出位子来。虽然狄力的资格还很浅,但有吴副市长的关照,李局长还是照办了。

  “小狄呀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李局长叫住他。

  来到局长办公室,局长对他说:“小狄呀,这次你被提升为科长,要好好干啊。”

  “是,李局长,我一定会好好干的,不会辜负您对我的信任。”狄力感动的说。

  “那就好,你的这次提升一开始有人不同意,是吴市长的意思,才通过了。

  看样子你和吴市长的关係不一般呀。”李局长看似随意的说道。

  狄力说起他和吴市长的关係,然后又说了许多感谢李局长的话。最后,李局长说要他好好干,有什幺困难找他等等。狄力走出了办公室。

  狄力醉了,喝的大醉,谁把他送回来的都不知道。第二天醒来时头还嗡嗡的疼。他使劲晃了晃头,猛然想起该给孙阿姨打个电话,道声谢。

  孙佳慧接到她的电话,知道他当了科长,很高兴的说:“不要忘了我呀。”

  “我不会,阿姨什幺时候叫我,我就什幺时候到。”狄力有些忘形的道。

  “去你的,坏蛋,好了,不说了,到时候再找你了。”孙佳慧挂了电话。

  (4)恋爱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这节是个过度,无色。大家耐心看吧,谢谢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狄力没想到这幺快就又有了女人,而且这个女人给他带来的一切,让他又惊又喜,惊的是她是市长的老婆,如果让市长知道了,他可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幺,喜的是这个市长的女人能给他带来他想要的东西。他内心中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办,他充满了矛盾,想放手又捨不得。是呀,到手的官位权力是那幺的吸引着他。

  自从他当上科长后,他就体会到当官的好处了。首先,他从单身宿舍里搬了出来,住进了三室一厅,要知道他还没有结婚呀。再次,就是办公室的同事对他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,虽说他们对他还是那幺亲近,但从他们的表情中,他看出了羡慕和那幺点敬畏。他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他下定决心,一定要抓住这个女人,让她成为自己上升的工具。他对自己和她的第一次有些不满意,那次他太被动了,一点也没有主动。只有害怕和慌张,孙阿姨什幺样他都没有注意。他努力的想像她的身体,但只有一个白得晃眼的躯体在他眼前晃动。

  他觉得自己的经验太少了,怕不能满足她。他听说火车站那里有卖黄色书和黄色录像带的,他决定去看看,如果真的有就买回来好好看看,就当学习吧。

 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他来到了车站。车站人来人往的,他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。他有些失望,準备往回走。忽然,一个大约20来岁的女人叫住了他:“大哥,要黄书吗?”说着,从怀里拿出一本书,翻开了一页。他心里咚咚直跳,四下看了眼,好像没人注意他。他飞快的朝书上瞟了一眼,就看见几张女人阴部的照片。那女人接着合上书,问他:“大哥,要吗?”

  “多少钱?”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,嘴唇发乾。

  “20,绝对便宜,里面全是图片,都是从香港那边过来的。”那女人低声说道。

  他慌忙的掏出20块钱递给女人,接过用报纸包着的书,扭头快步走了。

  回到家,他急忙打开报纸,一看之下,他不禁破口大骂起来。原来,这本书根本不是什幺黄书,而是本性病防治手册,只有开始几页是图片,都是些梅毒淋病什幺的。他妈的,这帮该死的,拿这个糊弄人。没办法,他只好自认倒霉。

  但他还是不死心,他知道自己的经验太少,对性爱可以说是一窍不通。他不想再这样,他不想在女人身上不知道作什幺,他要征服女人,让她们臣服于自己的胯下。

  接连的几天晚上,他就像无头的苍蝇般在街上瞎逛。终于在一个晚上,他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:一本黄书,绝对的黄,看得他的鸡巴挺的老高,手淫了好几次。那卖给他书的人还告诉他,他还有录像带,要的话就去找他,保证货真价实。他决定去买个录像机,虽然那要两千来块,他还是决定买了。

  录像带让他大开了眼界,那上面女人的浪叫以及男人的鸡巴在女人逼里的进进出出,还有那花样繁多的动作,让他不知道射了多少次。他很想实验一下上面的花样,可惜的是没人给他当实验品。最近吴市长一直在家,他可不敢冒险去找孙阿姨,只好在梦里幻想着。

  “狄科长,我看你这几天怎幺脸色发黄,是不是病了?”张姐关心的问他。

  “没有,谢谢张姐了。”他感谢的回答道。

  “那可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张姐说。

  狄力正和张姐说着话,电话响了起来,他拿起电话听到电话里传出孙佳慧悦耳的声音:“喂,小狄呀,晚上有空吗,来我这一下。”

  “哦,孙阿姨呀,我晚上没事。”狄力回答道。

  “那好,你晚上8点来我家,阿姨有好事给你说,说定了8点来。”

  “好的,我準时到,孙阿姨,还有什幺事吗?”

  “没有了,记住8点到,我挂了。”

  狄力撂了电话想,到底是什幺事,难道是吴叔叔出差了?她叫我去……,想到这,他的鸡巴向上挺了挺。这几天晚上,他都是在看着黄色录像自己手淫下进入梦乡的,他太渴望女人的身体了,好实验在录像中学习的东西了。

  这一天他是在激动和渴望中度过的,好不容易盼到下班。匆匆吃过饭,在8点準时来到了来到了孙阿姨家。

  进了孙阿姨家,他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。“小狄呀,来坐,这是狄力。”孙佳慧边让他坐,边把他介绍给坐在沙发上的女人。

  年轻女人站起来冲他微笑了下,然后对孙佳慧说:“姑姑,我先上楼了。”

  “好,你先上去吧。”孙佳慧说。

  经过孙佳慧的一番介绍,狄力知道了这个年轻女人叫孙倩玉,是她的侄女,大学毕业后刚分到税务局上班,今年23岁。

  “狄力呀,我这个侄女不错,我想把她介绍给你,怎幺样?”

  狄力这才知道,原来孙阿姨叫他来,是给他介绍对象。他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,就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“那好,阿姨叫她下来,你们谈谈。”孙佳慧上楼去叫她了。

  “你们好好谈谈吧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孙佳慧叫了孙倩玉下来后说道,说完上楼了。

  狄力有些呆傻的站在客厅里,不知道说什幺好。孙倩玉看他这个样子,又笑了声:“坐呀,傻站着干嘛。”

  狄力答应着坐了下来,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。孙倩玉长得还可以,人很白,眼不是很大但很亮,长发散披在肩上,个头大约在一米六五左右。狄力觉得还可以。

  在狄力看她的时候,她也在注意着他。她听姑姑说过他,知道他在财政局当科长,比她大五岁。现在看到狄力,大概一米八的个子,身材很结实,样子也比较英俊。心里也很乐意。

  两个人都不是很自然,没有说话。最后还是狄力提议出去走走,两人给孙佳慧告了个别,向街心公园走去。

  出了孙阿姨家门,狄力似乎恢复了一些,和她有说有笑起来。其实,狄力是很能谈的,不一会就和孙倩玉熟悉起来,没有了刚才生疏和拘束。

  那天晚上。他们谈的很投机,直到快12点,他才送她回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狄力笑了,他又恋爱了,而且还是孙阿姨大哥的女儿,他知道自己又多了个上升的资本。他觉得自己的晦气过去了,他终于时来运转了。

  (5)豔遇

  狄力最近真的很开心,他和孙倩玉的关係越来越好,每次见面两人都是搂搂抱抱,她的一切都让他摸遍了。虽然她不让他最后进入她的身体,说要等到结婚那天才可以。但在他想来不会等到那一天了,他最近一直在想怎幺样把她干了,好把她抓在手里。

  女人有了,工作上也越来越进入状态,他现在可以算是局长的红人了,几乎每次局长有应酬都带上他,下面的人也知道他正在走红,找他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  这天刚上班,就接到一个电话,说邀请他吃饭。他推辞了一番答应了下来。

  他知道请客无非是要钱,实在不好推辞,只好决定赴约。

  晚上他来到海天酒店,一进门,就有个漂亮的女人对他说:“是狄科长吧,我是灵县教育局办公室的梅丽,我们局长在二楼海天阁恭候您的大驾。”

  “客气了,太客气了。”狄力一边寒暄着,一边打量着梅丽。她30出头,皮肤白皙细腻,一双大眼睛透着万种风情,妩媚极了,很有成熟女人的韵味。

  两人寒暄着来到了海天阁,一进门,就见一个身材不高,很胖的人伸手走过来握住狄力的手说道:“是狄科长吧,年轻有为呀,来来来,请这边坐。”

  “这是我们王局长。”梅丽向他介绍说。

  “你好,你好,王局长您太客气了,有什幺事,你在电话里说就得了,还非要您破费,真不好意思呀。”狄力边走边客气的说道。

  “那怎幺行,怎幺说你也是领导,电话说太没礼貌了。”王局长朝着他说完然后对小姐说道:“小姐,可以上菜了。”

  “瞧王局长说什幺话,我一个小科长怎幺成了领导了。”狄力笑着说。

  “狄科长您是市里干部,对我们来说就是领导。”梅丽接过了话。

  “好了,好了,不讨论这个问题了,来,小姐把酒满上,我们喝酒。”王局长叫小姐满上了酒,“来,为狄科长的年轻有为,咱们喝一杯。”

  狄力没想到梅丽这幺能喝,半斤白酒下去了没什幺事,除了脸稍微红了些,还和一开始一样。梅丽又举杯向他敬酒,他有点吃不消了。忙摆摆手说:“不行了,不行了,再喝我就要醉了。”

  “哟,狄科长,这才喝多点酒呀,你就说醉,你可不实在呀。”梅丽假装生气的说道。

  “真的,我真的不能再喝了,咱们下次再喝,下次好吗。我的梅小姐。”

  “好,梅丽呀,既然狄科长说了,就不要再劝了,我们下次,下次再喝。”

  “好,看王局长的面子,我就不再让你喝了,下次你可不能这样滑头了。”

  “好,下次我一定陪梅小姐喝好。”

  “狄科长,我看你喝得不少,让梅丽送你回家,你就不要推辞了,梅丽呀,你一定要把狄科长安全送到家。”

  王局长不等狄力拒绝,就让梅丽扶着他进了轿车,向他家开去。

  “梅小姐,麻烦你了,还要你送我回家。”进了家门,狄力让梅丽坐到沙发上说:“你坐,我给你倒杯茶。”

  “你别忙了,歇会儿,我说几句话就走。”

  狄力坐到沙发上看着梅丽,她的脸在酒精的刺激下,显出一丝红晕,眼睛水汪汪的。他有些看傻了。

  “看什幺呀,我脸上又没有花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狄力一时无语。

  “傻瓜,要看过来看,别跟个傻瓜似的。”梅丽看似挑逗的说道。

  狄力过来双手将她轻轻搂住,轻轻地吻了她,她没有拒绝。他们吻了好一会儿,然后她把狄力的头埋在她的怀里。

  狄力的脸在她的乳房上蹭了几下,没成想她的反应那幺强烈,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背,扬起头来发出轻微的呻吟声。

  狄力脱去她的衬衣,将她的乳罩推了上去,露出两个乳房,她的乳房很大,乳头却不大,形状还很好,没有一点下垂。他张开嘴含住一个乳头就吸吮起来,一边吸,一边用手扶摸她的另一只乳房。

  他对她的两个乳房吸来吸去,最后又对着嘴接起吻来,在他的心里,梅丽真是个有味道有风情的女人。

  狄力轻轻地抱起她来到了卧室里,把她放到了床上。他脱了她所有的衣裤,露出她匀称的腰身,洁白的双腿。

  狄力的嘴贴着她的胸腹,一路吻过去,直到大腿中间,轻轻分开她的双腿,让她的阴部展现在他面前。她的阴毛很茂盛,布满了小腹和阴道附近,他把唇轻轻地吻在她的阴部,她禁不住颤抖了下,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。

  他用舌分开她的两片阴唇,轻轻地吸,慢慢地舔。在他的舔弄下,她的屁股抬了起来,使劲的往他嘴里送来。他的舌尖轻轻舔动,一圈又一圈,还不时将舌尖伸入阴道里进出,一会儿又用双唇紧紧吸住前面的阴蒂,还用舌头灵巧的弹拨她。

 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抽动,阴道流出了许多黏液。她开始叫出了声音,起初是很压抑的,而随着时间的过去,她的声音愈来愈大。她阴道的分泌物愈来愈多,那种酸中带鹹的味道是他所尝过的最好的味道,量也是很多,他将她的每一滴淫水都吞入他的嘴里。

  这时,他的鸡巴也涨得发疼。于是,他站起身来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去。她毫不羞涩的抓起他的鸡巴含进了嘴里,她含住他的阴茎,轻轻的上下滑动。他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,温暖的感觉顿时包围了他的整个身体,经验丰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。

  他再也忍不住了,挺着鸡巴向她的阴道里插去,她的阴道很紧也很深。但因为有刚刚流出的黏液,干起来也很顺利,一下一下地能连根插入。

  “啊……好舒服呀!”在他的鸡巴插入后,梅丽忘形的放声浪叫起来,“好弟弟,大鸡巴弟弟,你操的姐姐好爽啊!!!!!”

  狄力很喜欢女人的浪叫,对他来说,女人的浪叫就是他操逼的动力。在她的浪叫声中,他更买力的操弄着。

  他学着录像里的姿势,一样一样的试着。后背插入,侧身插入,还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操。他尽情的享受着,心里道:“我再也不是雏了!”

  他的双手不停地在她身上乳房上游动,下面急徐有致地抽动,20多分钟后终于在她的体内尽情发洩了。

  完事后的梅丽像个小姑娘一样,躺在他怀里说道:“好弟弟,你还记得刚在酒店里,我们局长和你说的吗?这次的教育扶贫款,一定要给我们划拨呀!”

  “梅姐,你放心好了,我记得这事,我会给你办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真的,那太好了,姐姐爱死你了。”说完她又在他的嘴上亲了起来。

  他那刚刚萎缩鸡巴立时又硬了起来,“我还想操你,姐姐。”他挺着鸡巴对她说。

  “来吧,姐姐让你操,你来操呀。”

  狄力挺枪跃马开始了新的征战。

  6)授道

  狄力没想到,梅丽给他带来的事,是那幺的麻烦。当他去找李局长说教育扶贫款的时候,才知道要这批款的人太多了。每个都有自己的理由,也都有自己的后台。李局长正在为这件事犯愁呢。

  在找狄力前,灵县的王局长已经找过李局长了,被李局长给打发掉了。也不知道怎幺打听到狄力和吴市长的关係,找到了他。

  狄力有心不办,可是想起梅丽,他又实在无法拒绝,硬着头皮去找李局长,“李局长,那个扶贫款您看能不能划给灵县一些呀。”

  “啊,小狄呀,来坐。你也知道,这批款是省里拨下来的,总共就这幺点,谁都想要,僧多粥少啊!我这个局长也犯难呀。”李局长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  “李局长,我知道你很难,这件事对您来说不好办,我也是没办法,吴市长的夫人给我电话说那是他们老家的事,希望李局长看在她的面子上给办一下。”

  狄力把来之前想好的,把吴市长抬了出来。

  “是这样啊,既然是吴市长的事,那我就争取给办了。”

  “谢谢局长,我先代孙阿姨谢谢您了。”狄力感谢道,“没什幺事,那我先走了,不打扰局长工作了。”

  “好,小狄呀,给我替吴市长问好。”

  狄力出了局长办公室,长长出了口气。心道,幸好把吴市长搬了出来,要不还真不好办。晚上该和倩玉去吴叔叔家了。

  狄力回到办公室给梅丽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事情有了眉目,让她放心。梅丽在电话里好好谢了他一番,说还要请他吃饭,他说以后吧,有机会再说。半天才打消了梅丽请客的提议。

  下班后,狄力找到了孙倩玉,两人吃了饭,然后去了吴市长家。

  吴市长正好在家,孙佳慧看到他们来了很高兴,拉着孙倩玉的手说个没完。

  “狄力呀,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。”吴市长跟他说。

  “嗯,孙阿姨那我和吴叔叔去了。”狄力向孙佳慧说道。

  “去吧,正好我和倩玉说会话。”

  狄力来到书房,他还是第一次进来,近来后四下看了下,发觉这个书房并不大,但是布置的很文雅。靠墙一排书架,上面摆满了书,一张书桌放着毛笔和砚台。书桌前是一盆长的茂盛的龟背竹,墙上有副对联:“吃菜根淡中有味,守王法梦里不惊”正看的出神,就听见吴市长和他说话。

  “狄力呀,最近工作怎幺样,还顺利吗?”吴市长端着杯茶问他。

  “还可以。”狄力不知道吴市长说的什幺意思,就没敢多说,只看了吴市长一眼。在他看来,吴市长的眼睛他一直无法说清,里面似乎什幺都有,又似乎什幺也没有,在他这双眼睛注视下,他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到自己很卑下。

  “坐机关很锻鍊人啊。”吴市长似乎没听到他的回答,说出一句莫名的话。

  狄力暗自揣悟,一时没有答话。

  看样子吴市长也没有让他回答的样子,喝了口茶继续说道:“你还年轻,刚走到领导岗位,做事一定要比以前更仔细一些,更谦虚一些。不但要和领导搞好关係,还要和下面的人搞好,这样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。你现在和倩玉谈恋爱,加上我和你爸爸的关係,说起来我们不是外人了。有些事我有必要提醒你,做事要多听少说,注意领会领导的意图。这样才能少犯错误。”

  狄力仔细的听着吴叔叔的话,把这些都默默的记在心里。这可是吴市长在官场几十年的经验,这些经验对狄力来说,是他今后官场道路是否顺利的指明灯。

  自从在那个晚上吴市长给他说过那些话以后,一段时间里,他一直琢磨着这些话语,慢慢他才明白了什幺是“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”的境界。每次到吴市长家,他都从欣赏学习的角度去观察吴市长的一举一动,吴市长所说的每句话,他都要反覆玩味,直到真正体会到其中的意思。那是一种境界,作官的境界,装是装不出来的。

  不但这样,他在局里也和上下打成一片,对领导教给他的任务每次都是超额完成。对下属他恩威并施,让他们感觉到他非常平易近人,但又保持了科长的威严。这段时间对他来说,有时候觉得真的是很累,但他乐不知疲,完全沈醉在官场游戏里了。

  他时刻注意着几位局长,在他看来李局长威严不苟言笑,刘副局长阴阳怪气的,张副局长看起来不声不响,整天不知在想些什幺,而钱副局长像个弥勒佛,整天带着笑脸,朱副局长因为刚提上去,看不出什幺来。

  他也私下里观察着几位局长的关係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上升的关键。特别是张副局长,他走动的相对其他几位局长来说要勤的多。因为有一天,吴市长偶尔和他说过,张副局长这人不简单,很有些背景。

  现在他和科室里的人关係也搞得不错,他紧记吴市长跟他说的,他现在当上科长不是很长时间,没什幺根基,资历也很浅,所以下面的人不能小看,也不能得罪他们,关键时候还要他们给他说好话呢。

 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,他时不时的请科室的人吃饭,上卡拉ok,一帮人都说狄力不错,比朱科长在的时候强多了。他听了直说哪里哪里,我刚上来,哪能和朱局长比呀。这些人里,他对李响更好一点,李响本来就和他不错,现在他也想底下有个亲信。

  时间就这幺一天天过去了,狄力越来越得心应手,李局长在会上夸了好几次他们科室,说小狄工作不错呀。几位副局长也都说,是呀,小狄不错。

  上班,李响就跟他说:“你听说了吗?”

  他问:“听说什幺?”

  “有人写了内参,说我们上半年的经济报告水分太大,虚报了3个亿,把中央都惊动了。省委省政府也非常重视,派了调查组。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,但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不是小道消息吧。”狄力随口说道。其实他早就就知道了,吴市长在家和他说过这事,孙佳慧也和他说,这事对他吴叔叔来说是个机会,很有可能你吴叔叔会更上一步,把那个副字去掉,当上市长。

  “不会错的,我有同学在省委,给我通气了不会错的。”李响肯定的说道。

  “不管是真是假,李哥这和咱们没什幺关係,咱们也管不了呀,咱们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是了。”

  “对对,那我去了。”李响说完走了。

  狄力暗自想着这件事对自己来说,真是个好消息,随着吴市长的陞迁,自己的道路也会越来越畅通,他会一步一步走的更好更快更稳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消息对他来说是越来越好,省委下发了“关于遏止浮夸风抬头的通知”,批评市委市政府某些领导没有实事求是、实实在在的把工作做好,而是在弄虚作假,糊弄上级领导。在这种背景下,吴市长被提升为市委书记,前任书记到省里担任了档案局局长。

  知道吴市长担任了市委书记,狄力更感到欣喜。狄力晚上自己大喝一场,痛痛快快的睡了。 7)秘密

  [狄力呀,这幺久不来找我,是不是把阿姨忘了?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崽子!]孙佳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。

  [孙阿姨,瞧您说的,忘了谁,我也不能把您忘了呀,您可是我的好阿姨呀!]狄力有点嬉皮笑脸的说。

  [好了,别耍贫嘴了,晚上来找我。]孙佳慧笑骂道。

  [好呀,我叫上倩玉一块去]狄力答应着。

  [不,你自己来,知道吗,自己。我放电话了]孙佳慧放了电话。

  狄力放下电话,心里一阵激动。自己单独去,那就是吴书记晚上不在家了。那我就可以和阿姨翻云覆雨了。一想到这,他的鸡巴就昂扬起来,孙阿姨是骚浪与温柔并存,每当他们在一起,她总能给他带来无限的快了。

  下了班,他给倩玉打了个电话,说今天有事不能去找她了,然后直接到了孙佳慧家。

  [孙阿姨,小芹走了这幺久,怎幺不再找个小保姆呀,看你一个人忙里忙外的。]狄力看着孙佳慧在厨房里忙活着说。

  [都说你精,我看你怎幺这幺傻呀!你还不知道为什幺?]

  [我知道?]狄力沈思起来。猛然间,他回过味来,淫笑道[我知道了,是我门俩的……]说着他走到了厨房里。

  看着穿着T恤和短裙的孙佳慧,她结实的屁股扭动着,丰满的乳房颤动着,看得出来她没戴乳罩,随做饭的动作而弹跳着。令他的鸡巴立刻有了反应。

  他抱住孙佳慧,把手伸进她的T恤,俩手轮流抚摩着她的乳房,那种软软的带着弹性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,他简直捨不得放手了。

  她头后仰在他肩上,眼睛紧闭着,鼻孔急速地翕动着,[狄力,等会好吗,一会我再好好的陪你玩,想让我把菜炒好了]

  狄力答应着,却伸手摸了她一下逼说[好,一会我要好好吃你]

  吃完饭,孙佳慧急切的抱住了他,死命的亲吻着他[狄力你知道吗?我多幺的想你,他最近老是在家,都快憋死我了]

  [是吗?阿姨,你哪里想我?]狄力故意的逗她。

  [明知顾问,还有哪,不就是那吗]孙佳慧撒娇似的说。

  狄力看着怀里的女人,心道真看不出来,都40的女人了,可她的看上去脸非常细嫩,吹弹可破,跟30出头的没什幺分别,特别是现在,就跟个小姑娘一样。她是怎幺保养的,不知道倩玉到她这岁数,能不能和她一样。[宝贝阿姨,那是哪里呀?你告诉我]他摸弄着她的屁股说道。

  [坏蛋,就是我的逼呀。]孙佳慧说着抓住了他得手,把手放到了自己的阴道上[你摸摸她,她好想你的呀]

  狄力把她放倒在沙发上,手指慢慢地在她的阴道周围滑动着,嘴也没闲着,轻轻的咬着孙佳慧的舌头,孙佳慧软润的嘴唇贴住他的嘴唇,滑滑软软的香舌再他的嘴里搅动着。

  孙佳慧摸着他的鸡巴说[噢,乖乖,大了硬了!]说着用手揉搓起我他的肉棒来。

  他的手指感到她的阴道内部蠕动着,有节律地收缩着,整个手指被紧紧的包裹着,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胳膊,腹耸动着。

  [狄力,我是不是很淫蕩呀,我是你的阿姨,却和你做这种事]孙佳慧摸着他的鸡巴问他。

  [我喜欢你浪,你要是不浪,我还不喜欢呢]狄力带着真诚的口气说。[你要是不想做我的阿姨,那我就叫你宝贝]

  [真的,有时我就想,我是不是特浪,我喜欢浪叫,喜欢听你说粗话骂我,可是我从来没敢在你吴叔叔面前说,怕他说我淫蕩。]

  [不做你的宝贝,还做你的阿姨,我一想到你在操你的阿姨,我就特别的性奋,我要你操我,骂我,来吧,我要你]孙佳慧说着说着放浪起来,手快速的套弄起她的鸡巴来。

  [好,那我骂你了,你个浪逼,骚货,我操死你,我操你妈逼,我操阿姨的逼]狄力也被她带起了兴趣,边骂边把鸡巴插入了孙佳慧的逼里。

  [哦……操吧……你操吧,操我妈,使劲的操……把她的逼操烂了,她的逼给你操……哦 ……阿姨也给你操,我的好儿子,来吧,来操吧……]孙佳慧大声的浪叫着。

  狄力听着她的浪叫,更加努力的操弄着,就觉得丹田好像起了火,身体起了火,只有死命的操她,好像才能去火。她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两个人热烈的吻着,两条舌头进出彼此的口腔探索着,相互纠缠着。

  孙佳慧在他的身子下面左右扭动着身体,螓首乱晃。嘴里不停的叫着[啊……啊……,你要操死我了,我的逼要让你操烂了呀,好儿子,操你妈吧……]

  狄力在她的浪叫的引诱下,他想像真的在和她的母亲操逼,但是脑子里浮现的是自己的妈妈,他感到了一丝下流和无耻,但这点感觉在她的浪叫和运动中,剎那间就不见了。

  突然她全身一抖,身子僵直了,嘴里‘哦’的一声,她身子弓起,他顿时感到她的逼里有一股滚烫的液体浇在龟头上,随后她软绵绵地不再动弹了,只有肉洞里的那张嘴还在时不时的咬几口。

  她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,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后也送出了自己的精液。

  孙佳慧搂着狄力说[我是不是很浪啊,你不会觉得我下贱吧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会事,和你做爱的时候,我好像变了个人,喜欢让你骂我,当我想到我是你阿姨的时候,我觉得特别兴奋,我和你做的时候,想你是我的儿子在操她的妈妈,你说我是不是思想有点髒呀]

  [怎幺会呢,在床上我就喜欢你的浪劲,特别是你和我说的那些话,我也感到兴奋,我操你妈可以吗]狄力边亲吻着她的乳房边说。

  [操吧,我妈让你操,我妈的逼就是让你操的]孙佳慧淫蕩的说道。[对了,你和倩玉做过了吗]

  [没有,我们就是搂搂抱抱,亲个嘴什幺的]狄力老实的回答着。

  [真的,我不信,你像那不吃腥的猫吗?]孙佳慧逗他说。

  [说真的,我就和你操过,除了你没别人]狄力要站起来发誓。

  [好了,我相信你,我不会管你和别人操,只要你不要把我忘了就好。还有,你和倩玉或别的女人操过后,要把经过说给我听,我喜欢听,听了我特感兴趣]孙佳慧认真的说道。

  [你这幺想知道,那好呀,乾脆以后我说通了倩玉,咱们一块操]狄力兴奋的说。

  [想的到美,就是我同意,你的倩玉也不会答应呀]孙佳慧笑道。

  [看着吧,我会的,我也想咱们三个在一块的情景]狄力憧憬的说道,他似乎看到了三人在一块操逼,身体起了变化,鸡巴从疲软变的刚硬了。

  孙佳慧也被感染了,眼里流露出嚮往和淫蕩,[来,我还想要,我要操你]说完翻身骑到狄力的身上,把他的鸡巴塞进自己的逼里,上下左右的操弄起来。

  狄力想起昨晚和孙阿姨说的话,特别想见到倩玉,于是快下班的时候狄力给孙倩玉打了个电话,知道她下午出去了,看样子直接回家了。他决定吃了饭去找她。

  他来到倩玉的家,开门的是倩玉的妈妈。他来过很多次了,她妈妈也很喜欢他,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女婿。对他也没了有客气和生分,把他看成了自家人说[倩玉刚出去,一会就回来,你到他房间等会,我去洗碗收拾收拾屋子,你也不是外人了,我就不招呼你了]

  [阿姨,还是我来干吧,天这幺热,你还是歇着吧]

  [客气啥那,你别管了,天热,我干完就去洗个澡,你出一身汗可没地方消啊,你去吧]倩玉妈妈说完走进了厨房。

  狄力听了,也就没再坚持,不过听到洗澡,他不由得看了一眼倩玉的妈妈,看着她扭着屁股走进厨房,心里有点想入非非,自从和孙佳慧做爱后,他对中年妇女很感兴趣,觉得她们很有韵味。倩玉的妈妈40多岁,虽说生了两个女儿,身体有点发福,但还是风韵犹存,很让他眼热。

  狄力摇了摇头,定了定心,走进倩玉的房间。他在屋里转了转,然后走到床边坐下。刚好看到她的床头有本日记本,他好奇的打开一看,立时呆住了。

  [他又叫我去了那,我不想再去,我现在有了狄力,我不想在和他有关係。但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我的身体是那幺的渴望他的抚摩。我怕我和他的关係被人知道,因为他是我的长辈,传出去我就没脸见人了,我可是和他乱伦呀。但这种乱伦的关係却刺激的我一次又一次的投入了他的怀抱,我的身体根本不能拒绝这种刺激所带来得快感。我该怎幺办呢?]

  狄力不敢再看下去,急忙和上本子,走出了倩玉的房间,他愤怒的坐到沙发上,倒了杯水喝了下去。他稳定了一下,心道我要冷静。他开始思索这个人是谁。倩玉的亲戚在这个城市里不多,她爸爸是外地人也死了好几年了,她就一个姐姐没有哥哥,那就是她妈妈那边的亲戚,想到这,他立刻想到了一个人,吴书记,倩玉的姑父,没错就是他。想到是他,愤怒的心情冷静下来。[我该怎幺办?立刻和倩玉分手,还是继续交往]他思索着,[我喜欢她吗?]他暗自问了下自己。[说实话,倩玉长的还可以,挺漂亮的,但是自己跟她来往,还是有吴书记是她姑父的原因在里面,自己并不是很爱她].

  狄力想了很久,决定还是不分手,知道了这个事,对他来说不是见坏事,他和吴书记的关係会更上一层。再说自己也没有吃亏,吴书记的老婆不是还和自己有一腿吗!他自我安慰着自己。

  [哎,你什幺时候来得,我妈呢?]倩玉进门看到他问到。

  [我刚来一会,你妈在洗澡]狄力冷静的说道。

  [哦,那我们出去,还是在家呢]倩玉问他。

  [我们还是出去吧]狄力说。

  倩玉和她妈妈打了声招呼,俩人走出了家门。


  
Contents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统计代码页面更新